眼圆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17章,站着说相声也腰疼,眼圆,伍九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“到了。”

胡同不深,不多一会儿就到了陈卿言租住的院子。

“好。”陆觉也不多说,而是伸长了脖子朝着院里头望了望,估摸着那间黑着灯的应该就是陈卿言住的屋子。

“进来……喝杯茶?”陈卿言惦记着陆觉刚才说的话。

陆觉哈哈一笑,却是把伞塞到了陈卿言的手里,他想着从院门走进去这段短路陈卿言还要被浇,自己却是道了声“再见”,匆匆的消失在胡同口了。

厚脸皮

莫不是真让自己说对了?

陈卿言无力的瘫躺在床上,想要叹口气,却引出了一阵急咳来。

怕是真要矫情一回。那日明明未被雨淋湿几分,当晚躺下还不觉得什么,半夜里却醒了只觉得周身发冷,又将已经收起来的冬日里盖的棉被翻找出来,本以为睡一觉发发汗也就过了,谁知道第二日起来竟然涕泗横流,头昏眼花,强打起精神来,好不容易捱到了茶馆去赶下午的场,没等他上台,万笙儿就瞧出他不对,一摸脑门果然就惊了一句:“怎么这么烫?”

“是吗?”陈卿言自己伸手去摸,却没觉出什么不同来,他身上发冷,摸着却似火烧似的,他哪里知道自己已经脸上通红,人都显得恹恹的了。

“快回去吧,今天我再说个单口就行了!”戴春安瞧着陈卿言那没精打采的样子,也觉得他够呛,把人安排出去,叫了洋车将人送回了家。

陈卿言回家便蒙头睡了个昏天黑地,睡时外头还大亮,醒来时星辰都已经撒了满天。但这一觉倒真是有用,陈卿言只觉得身上轻快了不少,咳也不大厉害了,只是身上穿的这件薄衫沾了汗,黏腻的贴在身上让人不舒服。陈卿言又在床上赖了半响,胡乱琢磨着这会儿睡饱了,晚上怕是要干瞪眼,但到底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,有心想拿温水?洗了毛巾擦擦身上,想想还是算了,只准备找一件干净的换上。

“明明是放在这儿了……”好歹一个人也生活了十来年,可却仍是不大仔细,衣服洗好了不知道好好的迭放起来,再找时就发了愁,陈卿言翻了一通,衣服没有找到倒是身上又出了些薄汗,人又有些犯懒,索性也就不急着找了,先将胸前的扣子解了两个,又倒了碗茶,趁着热劲儿咕咚咕咚的大口全灌了下去,一屁股坐在了矮凳上缓缓劲儿。

矮凳旁边儿就是陈卿言从二手市场淘换来的衣架,说是个衣架,倒不如说更像是个摆设,今日这件无用的摆设倒是真派上了用处,陆觉那件浅色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桔梗

停止梦游

哥哥都爱操芯儿(H)

肖黄军

宦倾城

凌墨